重逢的若干种可能

No.1

直到走出机场呼吸到新鲜空气,徐伊景对自己重新踏上日本的土地这件事仍然有些不真实感。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来接她的司机彬彬有礼地接过行李放进后备箱,吁出一口气,温热的白雾很快被冬末的寒意吞没。

父亲去世后,徐伊景对“家”这个一直可有可无的概念变得越发模糊。那座宽敞但落寞的大宅也好,那栋精致但冰冷的小楼也好,对徐伊景来说,都不过是个落脚的地方罢了。她不需要所谓的“故乡”来缅怀记忆里绝情又惦念她的父亲,也不需要“心灵的港湾”这样的说辞让自己有理由停下来喘息。


哪里都是一样的。徐伊景想。


似乎又什么都不一样了。三丁目贩卖黑胶唱片和老式留声机的店铺换上了更显...

属于我的那束光

李世真从来都看不懂徐伊景。

这句话可能不是十分准确,毕竟她能看出徐伊景隐藏在笑容后的不屑,潜伏在眉宇间的狠厉,夹杂在言语中的嘲讽。她看不懂的,大概只有徐伊景对李世真的感情。

从来没对自己的心意有过任何明确的回应,都那么直接地说过“喜欢代表您”了,怎么就能像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呢?那一次次为自己解围又是为了什么呢?

李世真很疑惑,也有些受伤。

更伤人的是,徐伊景要走了。


徐伊景离开韩国那天是李世真去送的机。金作家在医院照顾仍在康复中的赵理事,而卓那个家伙,打了七个电话被挂断六个,最后一个还是李世真暗暗骂了声“哎西”后主动按了结束键。

“代表nim…”

“我知道了。世...

权力(小段子)

这篇可以看成是上一篇的续。
大概,是伊景的报复?(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能站上顶峰却停止,那才叫真正的权力。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所以…伊景你…也…太恶趣…恶趣味了…”
这是第几次快到终点的时候止步了?她轻笑着听她无力的夹杂着轻喘的抱怨,一句话被折断成几个不成形的音节。汗涔涔的身体忍不住蜷了起来,试图靠近已经停止动作的手掌。
贪恋着温润腹地的手指坏心眼地动了动,听到一声短促的吸气后,肩膀处传来的刺痛让她微皱着眉从颈窝里抬起头。
刘海被打湿,在额前成绺地粘住。原本大而有神的眼睛不知在看哪里,眼神迷离又涣散。脸色红润得有些异常,可是,特别好看。
“生气了?”
怀里的人儿不出声,...

万能钥匙(小段子)

“究竟锁了几扇门都不重要,我会通通帮您打开的。”
“这样,您到达顶峰的瞬间也会更提前吧。”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“伊景,这样可不行哦。”
一本正经瞪着自己的眼神很性感,严肃地喝令自己的嗓音很性感,汗水浸透的鬓角很性感,咬破的嘴唇很性感,被勒出红印的手腕很性感,皮肤上的小疙瘩很性感,挺立的乳尖很性感,起伏的小腹很性感…她的伊景,从头到脚都很性感。
“把腿分开。”
嗯,羞耻的表情也很性感。从来都只征服别人的徐伊景被自己征服,这样的快感让她想叫出声来。
“我啊,不是代表nim的万能钥匙么?”
故意把气息放得很轻才俯身凑过去在红透的耳朵旁说了这句话。她知道那人喜欢自己叫她代表nim,这件事她发现很久了,尤其在动情的...

改变(小段子)

用台词写小段子会上瘾的(笑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就回答我一个问题。是想把我变成怪物吗?像代表您一样。”
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你认为你能改变我吗?”
“当然。”
“那我也应该回答你的问题。世真你,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。”
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
“我可是言出必行的啊。代表nim…伊景…变了不少呢。”
额头抵着那人的下颌,有几颗汗珠聚在锁骨处。手指绕起长了不少的发尾卷了卷,又放开看着不成形的小圈变回顺滑的直发。
是哪儿变了呢?
以前看向自己的眼神会这么温柔么?对着自己弯起嘴角的次数好像没有很多吧?允许自己放肆的模样也越来越可爱。啊,虽然嘴里说的话还是挺伤人,然而心跳的速度是另一回事。
“我...

模仿(小段子)

发现日光城的好多台词都太糟糕了…🙈🙉🙊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开始模仿我了。”
“因为曾经说过要映射我。”
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
“那么,伊景喜欢么?”
明知故问吧?那副早就知道答案却还是一味要求确认的样子。在小腹上弹跳的手指是在挑衅吗?
可是。
怎么办呢。
染上绯红的脸颊和耳垂骗不了人,汗湿的额头和眼角骗不了人,肿胀起来的嘴唇和乳尖骗不了人,酸软的腰腹和大腿也骗不了人。
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“喜欢。”
有必要笑得这么开心吗?又不是第一次。
“不过…”
“不过什么?伊景还有别的要求么?”
捏住作乱的手指,不许再动。
“做好被我压倒的准备了吗?”
“诶?!”

顶峰(小段子)

世真:“那些灯光,我想全部都能拥有。”
伊景:“你可以得到的。”
世真:“我要站在最高处俯视下面。”
伊景:“那可不行。能站在世界顶峰的人,只有一个。”
世真:“我来超越。”
伊景:“你做不到。”
世真:“等着瞧。”
伊景笑。
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……

“都说了,我会俯视下面的。”
手指在气息还未平复的女人身上调皮游走。啊,刚才那一下的力道似乎有点重了,不过都怪伊景,实在是太美味了才会忍不住的啊。
还染着黏腻温热的湿润指尖摩挲着天鹅般的脖颈。“疼么?红起来了。”
似乎只是轻轻笑了一声,没有答话。微皱的眉峰平缓下来,原本紧攥着床单的五指放松搭在身上人的肩膀,另一只手却牢牢握住了那只不老实的手腕。趁那人错愕的一刹那,一拽一推...

© 突突突的克里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